第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我加载了恋爱听劝系统在线阅读 - 045章:画饼

045章:画饼

        “二宫氏?”

        东乡义怀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霓虹示现流有二宫氏这么一个分支:“请我恕我冒昧,二宫君的示现流,是跟哪位道馆师范学习的呢?”

        “小学……剑道社算吗?”

        “二宫君真喜欢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啊。”

        二宫律无奈解释道:“我老家是北海道岩见泽市,那个地方哪有什么知名的道馆,剑道都是在学校社团里练习,加上平时我喜欢在网络上找找剑道课程。”

        “就这样,你也能练到这种水平?”

        东乡义怀开始跟大师兄村井一木一样,逐渐怀疑人生。

        “我没有说谎。”

        二宫律一摊手:“如果我真有师范,何必到大武道馆来接受系统的示现流教育?正是因为我是野路子出身,所以才想从零开始,再细细体味一次过程,以此弥补自身不足。”

        “我懂了!”

        大师兄村井一木一拍大腿:“原来那句‘真正的大师,永远怀着一颗学徒的心’不是你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打算这么做?”

        “啊这……”

        二宫律一时尴尬,他那时候确实是在开玩笑啊。

        “如果是这样。”

        东乡义怀提议道:“二宫君要不要拜我为师……哦,抱歉,是我失礼了,二宫君的实力大概跟我不相上下,我的确没有资格收你为徒,所以你可愿意成为大武道馆的教习?”

        “教习还算了。”

        二宫律连忙摆手:“我是野路子出身,本来就是来学习剑道的,哪有资格教别人?”

        “二宫君不要妄自菲薄。”

        东乡义怀不想放过二宫律这么一个高手:“以你的实力,连村井都有资格指导,更不用说那些初心者,时薪我可以开到3万円以上。”

        “时薪3万円!?”

        二宫律眼睛都红了,他之前在网络上看到,大部分剑道教习的时薪只有七千円左右,以至于他提不起什么兴致,但你要是早说时薪3万円,那我可就不困了。

        “时薪3万円请一个剑道大师,的确有点低了。”

        东乡义怀遗憾道:“主要是二宫君没有拿到剑道段位证书,否则时薪还能再往上涨。”

        “如果拿到像您一样的八段证书,时薪有多少?”

        “如果二宫君有八段证书,我愿意让你成为道馆合伙人,免费给予你10%的股份,而且不需要你负责教学工作,只要拿八段证书挂个名就可以。”东乡义怀笑呵呵诱惑道。

        “东乡师范,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

        东乡义怀笑道:“你不知道东京的剑道馆竞争有多激烈,我们大武道馆要是多一个八段,那么就不会混的都要倒闭……咳咳咳,那么就能更上一层楼!”

        “……”

        二宫律突然觉得这道馆不对劲。

        但10%的股份确实很诱人,以这家道馆的营收,他每个月分个几百万円不过份吧?

        “二宫君不要被师范骗了。”

        村井一木毫不留情揭穿:“剑道段位不是你想考几级就能考几级,比如说二段要在初段资格获得1年以后,并且满16岁才能考取,三段要在二段资格获得2年以上,且满18岁,至于八段则需要在七段资格获得10年以上,且满46岁才能考取。”

        “所以我现在可以考几段?”

        “如果你以前没考过段位,现在可以考剑道初段。”

        村井一木笑道:“初段只要中学二年级以上就可以,没有其他任何限制。”

        “……”

        二宫律看了一眼东乡义怀,这老家伙看着慈眉善目,没有想到一肚子坏水,居然给他画了一张几十年以后才能吃到的大饼,那时候这道馆还在不在都是两说。

        “村井,你的消息过时了。”

        东乡义怀澄清道:“上周不是在京都举行了全霓虹剑道联盟的会议吗?我说了要带你去见见世面,你非说去了没意思,现在闹笑话了吧。”

        “师范,你说话别说一半。”

        村井一木皱眉道:“不会这次剑道联盟会议,对剑道等级的认证进行了改革吧?”

        “确实改革了,而且是大动作。”

        东乡义怀感叹道:“剑道联盟认为,如今陈旧的剑道段位制度,已经成了阻碍剑道发展的最大障碍,让很多剑道家热衷于熬年限、熬资历,进而丧失了对剑道极致的追求。

        “为了让剑道界再次焕发生机。

        “这次会议决定,放开剑道段位考核的一切限制,不再受年龄、资历的局限,所以哪怕一个小学生有了三段的水准,也可以立刻考取剑道三段认证。“

        “剑道联盟疯了吗?”

        村井一木差点跳脚,因为他就是东乡义怀口中混吃等死,热衷熬年限、熬资历,然后顺理成章考取七段资格的咸鱼。

        反正摆烂也能升段,也有钱拿,何必辛苦努力?

        这是目前许多剑道从业者的想法。

        但考段制度要是改革。

        那对于他们这些咸鱼,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到时候再想考取七段。

        那跟他竞争的,就不是一起摆烂的咸鱼了,有可能会冒出一堆卷不死往死里卷的卷王。

        痛!太痛了!

        村井一木只感觉人生一片灰暗。

        “不仅如此。”

        东乡义怀继续说道:“这次会议上,还取消了全霓虹剑道选手权大会的参赛限制条件,以往需要五段以上才能参赛,现在全部取消,只要年满16就能报名。”

        “不要啊!!!”

        村井一木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这要是取消了限制。

        还有他们这些咸鱼的活路,今年怕是连预选赛都过不了。

        “还不止这些。”

        东乡义怀幽幽的声音再度响起,直吓了村井一木一个哆嗦。

        “师范,还有什么?”

        村井一木硬着头皮说道:“放心告诉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击败我了!”

        “剑道联盟还颁布了末位淘汰制。”

        东乡义怀笑的很开心:“八段以下的剑道选手每年需要参加一次剑道联盟的考核,考核不及格的选手,或者排名最末的选手,会被降低一个段位。”

        “末、末位淘汰!?”

        “新会长是哪个大会社来的资本家吗!?”

        村井一木扑通一声跌坐地面,二度宣告败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