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我加载了恋爱听劝系统在线阅读 - 249章:不速之客

249章:不速之客

        东京:我加载了恋爱听劝系统正文卷249章:不速之客东京,文京区。

        樱井花梨捧着手机,呆呆看着屏幕上二宫律跟叶月香奈的合照。

        她作为叶月香奈的粉丝和友人,自然关注着她的官方账号,所以除了合照之外,那一句‘那就在一起,黄昏与四季’,也被她看在眼里。

        所以……

        律君跟叶月桑交往了?

        不是一之濑老师,也不是早川诗织,而是叶月香奈!?

        “不对不对不对!”

        樱井花梨止住即将掉下的眼泪。

        她觉得二宫律跟谁在一起,也不可能跟叶月香奈在一起,要问为什么,二宫律跟一之濑阳菜和早川诗织走的近多了。

        前者一之濑阳菜。

        疑似跟二宫律在办公室接吻。

        尽管她自欺欺人,没有深究下去,生怕那张接吻的照片是真的。

        但就算不追根究底。

        也可以看出二宫律对一之濑阳菜的态度,跟对待其她人是绝对不一样的。

        后者早川诗织,家世十分显赫。

        那次庆功宴。

        她可是偷听到了,早川家想招二宫律入赘,继承早川家二房的家业。

        如果娶了早川诗织。

        等于一步登天,少奋斗不知道多少年。

        所以单从内心的喜好出发,无论是她本人,还是一之濑阳菜都是最佳人选,如果从发展事业的心理出发,那么早川诗织也比叶月香奈合适。

        一个国民艺人。

        跟一个百年名门的大小姐,就地位和能量上可没有任何可比性。

        将这些分析清楚。

        那么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叶月香奈的官宣,要么是像上次一样,跟二宫律炒作绯闻,提升知名度,要么就是有其他原因。

        如果想要知道内情。

        其实一个电话打过去,想必二宫律就会给她解释。

        但她没有这么做。

        因为在她看来,原因什么的,都是次要因素。

        真正重要的是。

        叶月香奈跟二宫律回了老家,目前正在他家里做客,这跟见家长有什么区别?

        如果放任不管。

        她不敢保证,叶月香奈跟二宫律会不会弄假成真,让关系更进一步。

        但还是那个问题。

        因为之前那张办公室接吻照片的原因,她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二宫律,否则也不会连二宫律回北海道老家这么重要的事情,她都没有亲自去机场送别。

        所以是放下矜持。

        立刻买上一张机票,飞往北海道呢。

        还是因为不知如何面对,所以继续在这里犹豫不决,任由叶月香奈偷家?

        她两个都不选。

        拿起手机,拨通了早川诗织的号码:“早川桑,久疏问候,圣诞节快乐。”

        “圣诞快乐。”

        早川诗织清冷的回应:“所以病弱君发生了什么事?”

        “明明是我给早川桑打电话,为什么早川桑会觉得,我要说的是律君的事。”樱井花梨有些奇怪的询问道。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早川诗织反问:“不如说樱井桑找我,除了关于病弱君的话题,还有其他可言吗?”

        “……”

        樱井花梨无言以对。

        仔细想想。

        她偶尔联络早川诗织,似乎说的的确全是关于二宫律的事情。

        “是关于律君的事。”

        樱井花梨干脆承认道:“这件事电话里说不清楚,不知可否面谈?”

        “……”

        电话那边没有回话,传来一阵乒乓的声音,就像某件瓷器的碎裂声。

        “早川桑,你没事吧?”

        “没事!”

        早川诗织急促说道:“等我半个小时……不!十五分钟我就到你家。”

        电话被挂断。

        早川诗织以最快的速度换好出门的衣服,急急忙忙让司机驱车前往樱井家。

        不怪她如此紧张。

        甚至连心爱的英国皇室茶具都不小心打碎。

        樱井花梨要求面谈,还是关于二宫律的事情,这说明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正常情况下,电话里直接说清楚了。

        一旦牵扯到二宫律。

        还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她一颗心难免提到了半空。

        是病弱君受伤了?

        还是病弱君突然跟樱井花梨确定了恋人关系?

        不对。

        既然是樱井花梨给她打的电话,那么就证明不是樱井花梨,也有可能是一之濑阳菜?

        她陷入不安和焦躁之中。

        ……

        “总感觉早川桑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樱井花梨听着电话挂断的忙音,口中喃喃自语。

        同时她心中危机感更盛。

        早川诗织对二宫律的感情,估计比她想象的还要深刻。

        否则不会她只说一句需要面谈,向来稳重无表情的早川诗织,立刻变得慌乱紧张,甚至为了节约时间,不约在外面见面,直接说要到她家来拜访。

        不过这次也的确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情。

        谁也不敢保证。

        拖延上一两天,二宫律和叶月香奈那边,会不会产生什么意外。

        “有早川桑过去律君那边,就可以放心了。”

        她想到的办法很简单,既然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二宫律,那就是将消息告诉早川诗织,让早川诗织去北海道走一趟。

        有早川诗织看着。

        叶月香奈就绝对掀不起什么风浪。

        至于是否会被早川诗织捡个便宜?这就更加不用担心了,就像早川诗织会盯住叶月香奈一样,叶月香奈必然也不会让早川诗织得逞,她们之间会互相起到牵制的作用。

        除了这个因素之外。

        其实就算她心理上过了照片事件那一关,能够像以前一样正常面对二宫律,仅靠她自己的力量,也无法在今天内赶到北海道岩见泽市。

        她刚才看了一下。

        因为今天是圣诞节的原因,机票早就被人买光,仅剩下的航班,还是后天早上的。新干线倒是有票,但需要花上十几个小时才能到札幌。

        加上候车和转乘去岩见泽市农村的时间。

        24小时是最基本的。

        唯有早川诗织这种名门大小姐,有着庞大的家族人脉、资源做后盾,才可以拿到机票,在天黑之前,赶到二宫律的老家。

        大概十分钟后。

        她的门口响起了门铃声:“奇怪,早川桑这么快就来了?不是说要十五分钟左右吗?”

        打开房门。

        她刚准备向早川诗织打招呼,让她意外的是来者并非是早川诗织,而是一个辣妹打扮的少女,看起来年龄跟她差不多,不过她确信自己不认识对方。

        还不等她问话。

        这位辣妹少女失礼的上下打量道:“你就是二宫君的同班同学樱井花梨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