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234章 宇宙银河太阳系地球无敌闪亮最可爱?

第234章 宇宙银河太阳系地球无敌闪亮最可爱?

        对抗赛现场观众席,许多人的情绪都被台上表演所带动起来,整个表演可以说非常成功。

        虽说看起来就如同正常形式的普通流程,似乎并没有什么两点。

        但普普通通才是福,不是吗?

        “什么时候才会到阿森的节目啊?难道他是压轴?”

        “不太可能,压轴节目是是惯例的合唱,这是必须的。”

        “诶?是吗?但是这个女孩的唱歌,似乎就是最后几个了吧?”

        “....也就是说,帝都上面的人很在意我们吗?”

        回答着杨子艺的问题,公孙拓抬头看向了观众席正中间,那一间单面镜房间。

        那里是几位帝都中学老师,以及几位受邀前来访问的其他省份老师,所在的地方。

        公孙拓所猜想的是正确的,帝都一些人很在意伤城小队的情况。

        不仅仅是李森道....

        不,不对,应该说李森道仅仅只是因为“财产”以及“意外事故”,而被稍微关注了一下。

        帝都负责能力者对抗赛的老师们,更加在意的是公孙拓以及....杨子艺。

        “杨家的小女孩,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的。”

        “她的本能反应有些奇怪,战斗方式似乎非常依赖本能,而不是经验。”

        “公孙拓,预言之子,不知道他和杨子艺聚在一起,会不会引来更多麻烦。”

        “这么想来李森道和‘特级战力’候补,关系似乎很好?”

        “那不是很好,他们两个小孩就是青梅竹马。”

        房间之中,几位大佬级别的老师,都在发表自己的看法。

        他们很清楚现在的情况有一些危险,不过这也是他们想要进行的钓鱼计划。

        用“预言之子”和“武神消息”来钓鱼,最好能够抓住蔚蓝人,然后审问出其他蔚蓝人的情报就好了。

        不过目前看来,并没有蔚蓝人在比赛之前接触伤城小队的人。

        “这么说来,为什么让李森道作为倒数第二个节目呢?”

        “没什么特别理由,只是抽签抽到了王家的女娃子倒数第三,然后就顺势决定了他的顺序。”

        “运气好?”

        “运气也是实力的体现。”

        “现在唱歌的是樱花省的那个学生偶像?”

        “嗯,似乎还和草薙一家关系密切。”

        “把‘似乎’去掉,她是草薙家大少爷的女朋友。”

        “声音挺好听的,可惜...”

        “哟?看上这个女孩了?”

        “嘿!别这么开玩笑!会出事的!”

        大佬们非常放松地对舞台上,正在表演的女孩“小雪”,发表着自己的评论。

        节目很快便结束了,中规中矩,并没有进行“多余”的互动。

        想想也是理所当然,在帝都进行表演,还是非常正式的官方场合。

        要是有人想做“多余”的表演,甚至以前的风评不对,肯定连预选都无法进入。

        就在这时,王欣怡上台了。

        《像神一样》,樱花省歌曲,适合唱跳表演,可以很好地展示女孩的魅力。

        “听说这一首歌曲有些负面情绪?”

        “那叫做‘青春的烦恼’,年少的人总会多愁善感。”

        “所以是感情歌曲?”

        “应该是人生吧?”

        几位大佬在还没有听到歌曲之前,就已经把自己的看法提了出来。

        听他们的描述,其实并不是很看好王欣怡的表演,不过也并不是很在意。

        很多人都是图个高兴彩头嘛~

        只要不是“低俗”、“非主流”、“不合适”的歌曲,能够带动现场气氛就行了。

        “嘟~嘟噜~嘟~嘟~嘟噜~就像神一样,揭露心中爱意~”

        王欣怡近乎用尽全力,向着所以观众展示着自己的歌舞。

        现场绝大部分人都在鼓掌叫好,虽说也有些人觉得审美疲劳,但也没有出现反对的嘘声。

        王欣怡的表演落幕了,她自己觉得这几乎是她最好的状态了。

        走下舞台,看着要上台的李森道,王欣怡担心再一次冒了出来。

        “李森道,你中规中矩表演就好了,就如同彩排那样,你不跳舞只是唱歌也行。”

        “哦。”

        “不要突发奇想搞事情,有一些偶像就是因为情绪激动,突然在现场表演里加了一些东西,结果就被封杀了。”

        “....我不是偶像,何谈封杀?”

        李森道根本不打算走偶像明星路线,又不是下乡体验生活。

        自己一个亿万富翁,即使体验生活也是去扫大街,怎么可能去做偶像?

        有一说一,并不是贬低,而是说扫大街起码还能到处逛一逛,上厕所也方便,不用那么担心前列腺。

        做偶像的话....

        李森道要是做偶像,那难道闲着没事情准备挑起“文艺界”战争?然后将“观点局”取而代之?

        咦?似乎不是不行?

        但,志不在此。

        于是李森道越过王欣怡身边,径直走向舞台。

        观众席上,杨子艺有些诧异王欣怡的表演,她没想到对方居然那么性感漂亮。

        “李森道应该要出场了?”

        “大概吧...嗯?《god-ish》?”

        宇文邺绮看着舞台上大屏幕打出的歌名——《god-ish》,不禁有一丝奇怪。

        “这似乎是....阿尔巴尼语?‘像神一样’?那不是....”

        “像神一样?那不是王...老师刚才表演的节目嘛?”

        听到宇文邺绮的话,杨子艺迷惑了,她提出了很多人都有的问题,宇文邺绮当然不知道答案。

        而在“神秘小黑屋”之中的几位大佬,也用着好奇疑惑的目光看向舞台。

        “这是李森道的节目吧?听说和王家女娃子的一样?”

        “好像是,有些奇怪啊,在伤城的时候,他可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模仿’他人,滥竽充数的模样啊。”

        “看看吧,也许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

        也就在这个时候,舞台上背景音乐响了起来,和王欣怡的《像神一样》的音乐一样。

        只不过....

        忽然几片樱花从空中飘落,然后在所有人眨眼间,一个“银骑士”突然就那么“出现”在了舞台正中央!

        没人看到他是怎么出现的!

        瞬移?

        空间能力?

        就在所有人还在疑惑时,“银骑士”开口了:

        “ohmygod~”

        “骗人的吧?无名...大人?”

        看到银骑士登场并开口的时候,现场最最最惊讶的人,是原本自认为已经放弃了所有感情,现在成为另一个“火主”仆人的防火女“伊彩”。

        她惊讶地看着那个舞台上的“骑士”,那是自己曾经见过的,类似于在战斗之中起舞的自信身影。

        『loveendsinbreakingupor爱情以分手告终或者

        theresomethingclose变得更加接近

        yourlifeendsindyingout你的生命终将消失

        orsomethingclose或者更亲密的关系』

        “英语?这个小子居然把歌曲改编成了英文?”

        诧异地看着“银骑士”,原本想着这又是一次正规节目的某个大佬,不禁眼中一亮。

        “这个叫做李森道的男孩,有一点意思啊~”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whatanishwhatanish(多么美好多么美好)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tuturutututurugodishlike(你真的好迷人)』

        忽然,就在所有人惊愕于歌词改编时,李森道让所有人知道了什么叫做惊喜。

        他居然开始跳舞了。

        一开始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动作,但当歌词到了第一个快节奏重复时,他整个人跳得...非常可爱女孩子化...

        双手交替在脸前不断小幅度旋转,双脚岔开小幅度跳动。

        “银骑士”那有些“臃肿”的身躯,此刻却跳着极度灵活的舞蹈!

        这是之前彩排之中,李森道从来没有表现过的模样!

        “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我好像恋爱了啊!!”

        “醒醒!你是男孩子!!”

        “所以呢!!”

        『doyouknow(知道吗)

        whatnonsenseareyouspouting(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stupidnonsensehonestly(说实话愚蠢的废话)

        idon‘tknowwhatcrapyou‘re(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sayingbutit‘sputtingmetosleep(说着说着让我昏昏欲睡)

        we‘relackinginattention(我们缺乏关注)

        okayeveryoneagrees(好吧大家都同意)

        givemesomethingcoolto(给我一点酷的东西)

        letmedancetobeam(能够让我随着音乐起舞)』

        不仅仅是歌词改编,银骑士还将原歌曲的排舞完全舍弃,自己跳出了让一部分男生心里挠痒痒,女生脸色通红的舞蹈。

        而所有观众的想法在这时都挺统一的,那就是这舞蹈明明是女性向的编舞啊!

        为什么李森道要以男儿身份跳出来?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whatanishwhatanish(多么美好多么美好)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tuturutututurulike(你的一切)

        tuturutututurugodishlike(你真的好迷人)

        loveendsinbreaking(爱情以支离破碎告终)

        uportheresomethinglike(扶摇直上)

        yourlifeendsindying(你的生命以死亡告终)』

        而当银骑士在最后的高潮种蹲下,“非常可爱”地小幅度看向“歪头杀”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被这个舞蹈洗脑了。

        『outorsomethinglike(出去或者类似什么的)

        manitsurewasinteresting(我肯定这真的很有趣)

        topeekfrombehind(但回过头来看)

        ilikeditmorewhen(其实我更喜欢)

        i‘ddanceandnotaskwhy(会尽情舞蹈不问缘由)

        that‘slife(因为这是人生)』

        当最后的歌词出现之时,李森道的跳出舞蹈如同最初的那一段一般。

        不,应该说就是和第一段舞蹈一模一样。

        就如同最后的歌词一般——这就是人生。

        拥有生命,便会出现死亡,这是既定的平衡,也是必定的轮回。

        于是,洛斯里克的银骑士,将自己最后的舞蹈洒在了在这个舞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