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母女逗乐

第五十六章 母女逗乐

        “姒而,你有什么道理?巴国龙都王我们得罪的起吗?他一口唾沫可以灭了邑国凤城!”

        曾家宅邸厅堂里,斑蝥急得团团转。

        “斑蝥,坐下,听姒而把事情说清楚。”

        曾老太公反而冷静下来。

        “老家主,既然公主已经将龙都王的孙女打了,我们也没必要隐瞒,瞒也瞒不住。所以,与其让龙都王派人前来兴师问罪,还不是我们主动前去报告,以显得我们做事光明磊落。至于奴才没有及时过来向老家主禀报,是因为奴才要先在现场处理这件事。”

        姒而从容不迫地说道。

        “然也,那你说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曾老太公赞同姒而的意见。

        “老家主,奴才觉得下一步我们应该准备一份大礼由您亲自带着公主去巴国龙都向龙都王赔礼道歉。同时,要安抚好龙都王的孙女,只要她不向龙都王告状,能替我们说好话,那这场大祸应该能够化解。”

        姒而处理事情有理有节。

        “老家主,我们马上去向龙都王赔礼道歉吧,奴才这就去准备大礼。”

        斑蝥生怕送礼晚了,又惹龙都王生气。

        “斑蝥,你不要着急,我还没有把话说完。”

        “姒而,我能不急吗?那可是龙都王的孙女,你快说!”

        “老家主,现在您和老太太必须立刻带上公主先去医馆安抚龙都王的孙女,只要她原谅了公主,这事就好办。然后您再带着大礼和公主一起将她送回龙都,当面向龙都王赔个不是,相信龙都王不会深究。”

        “有道理,斑蝥,你去后院告诉老太太,我们马上去医馆看望龙都王的孙女。”

        “喏,奴才马上去安排。”

        斑蝥急急忙忙朝后院跑去。

        后院内宅,曾邑正跪在老太太面前接受责罚。

        “你知道错了吗?”

        老太太俯着身问曾邑。

        “我没有错。”

        曾邑虽然跪着,但头仰得高高的,说话声音依旧底气十足。

        “你为什么不让她们来看病?”

        老太太轻声细语地问道。

        “她们不是来看病,是来看复兄长。”

        曾邑的嘴噘得老高。

        “看病不就是找姒复看的吗?”

        老太太没明白曾邑的意思。

        “这个看和那个看不一样。”

        曾邑向老太太解释。

        “有什么不一样?”

        老太太还是不明白。

        “反正就是不一样,我不准她们看复兄长,复兄长是我一个人的,只有我可以看,我要娶复兄长。”

        曾邑一脸蛮横。

        “你要娶复兄长?你是女孩子怎么娶复兄长?哈哈哈!”

        老太太忍不住捂嘴大笑。

        “我就是要娶复兄长做丈夫!我就是要娶复兄长做丈夫!”

        曾邑撒起娇来。

        “女儿,你才多大呀?就想要丈夫了?再说只有男人娶女人为媳妇,那有女人娶男人为丈夫的?你呀,还公主呢,一点也不知道害羞。”

        老太太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曾邑的额头。

        “我就是要娶复兄长做丈夫么,我一定要娶他做丈夫!”

        曾邑任性地拖着长音高声喊道。

        “哎呦呦,我的老太太,你这那是责罚公主?你们母女分明是在相互逗乐么。”

        斑蝥进来听到老太太和曾邑的对话,啼笑皆非。

        “奴才,你没看到吗?我这不是跪着吗?脚都快跪麻了,还不算责罚?哼,臭奴才,要你多管闲事!”

        曾邑白了斑蝥一眼。

        “我的公主,老家主快急死了,你倒像没事人一样,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

        斑蝥不敢得罪这位曾家掌上明珠。

        “我可不管她是谁,只要她敢多看我复兄长一眼,我就打她,打到她不敢再看为止。”

        曾邑满不在乎,到现在她还没有解气。

        “哎哟,我的公主,你打的可是龙都王的孙女啊!”

        斑蝥急得直跺脚。

        “斑蝥,你说丫头打的是谁?”

        老太太心头一惊。

        “老太太,公主她打的是龙都王的孙女!”

        斑蝥靠近老太太的耳朵大声重复了一遍。

        “啊!丫头,你、你、你怎么打的是龙都王的孙女?龙都王的孙女你怎么能打?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唉呀呀!这下全完了!”

        老太太急得在屋里团团转。

        “哼,龙都王的孙女有什么了不起?谁叫她也来凑热闹看我的复兄长!”

        曾邑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大小姐,你快别犟嘴了,老家主叫你和老太太一起去医馆给龙都王的孙女赔礼道歉。”

        斑蝥过去搀扶曾邑起来。

        “哼,我才不去呢,凭什么我要给她赔礼道歉?她算什么东西!”

        曾邑就是不起来。

        “就凭她是巴国龙都王的孙女!”

        曾老太公走进内宅,他在前厅焦急地等了好久,也不见老太太和曾邑出来,就带着姒而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我是邑国凤城曾家家主的女儿!”

        “在巴国龙都王的眼里,邑国凤城曾家算个屁,连龙都的一只蚂蚁也不如!”

        “爹爹,你说粗话,呵呵。”

        曾邑还没有将小龙女放在眼里,和平常一样,逗笑起曾老太公。